少儿思维绘画 儿童立体手工 少儿美学书法 水墨国画 卡通动漫 线描版画 素描水粉 少儿美术色彩童画
家教方法 当前位置:少儿美术首页>>家教方法
 
父亲的格局,决定了儿女的方向
上传时间:2017-08-11 11:04:35    [ 点击:486 ]

      民国世家,除了站在权利顶端的“宋氏三姐妹”,还有文化界名声卓著的“合肥四姐妹”。

 
      这四姐妹分别嫁给了小生名角顾传玠、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、著名作家沈从文、著名汉学家傅汉思。
 
      四位夫婿都各自不凡,成就了近代史上的一段佳话;而四位才女都气度高贵,被誉为是“最后的闺秀”;除了四个女儿,六个儿子也都出类拔萃……
 
      这些儿女的背后,让人关注到这样一位父亲。
 
      他是民初有名的开明教育家,张武龄。
 
      正是他开明的家风和对教育的理解,造就出了十位绝伦儿女。
 
 
- 01 -
教育的起点:父亲的格局,儿女的方向
 
      好的教育,首先是拼爹的。
 
      张家的父亲张武龄,一个出生于典型名门望族的世家子弟。其祖父张树声,是李鸿章的左膀右臂、淮军的第二号人物。张家坐拥良田万顷,是典型的大地主。
 
      虽然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,但与当时的大家子弟不同,他洁身自好、痛恨赌博、不吸烟、滴酒不沾。倒是从小嗜书如命,一生热衷公益办学。
 
      张武龄这一生,共有十个孩子,细看他们的名字,都取得极为讲究。
 
      四个女儿分别为:元和、允和、兆和、充和;后来的六个儿子分别为:宗和、寅和、定和、宇和、寰和、宁和。
 
      女孩的名字不仅没有半点含花带草的妩媚,并都有两条修长的腿,他希望她们尽可能的迈出闺门、走向世界;而男孩的名字里却都有一个宝盖头,这是光大祖业、继承家声,也是不管走多远、也要记得家。
 
      他希望男孩的心里一定要有家;而女孩的内心一定要广大。
 
      其境界与格局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
 
▲张武龄与张氏四兰,苏州九如巷的记忆
 
- 02 -
教育的方式:自由的玩,巧妙的引
 
      张武龄对孩子们的教育就是玩,开放式的玩。
 
      家中的任何地方,孩子们都可以自由进出;父亲最珍爱的藏书,孩子们随性翻阅、从不限制。
 
      张家的孩子无论男女,都可以自由地发展自己的爱好。
 
      父亲给了孩子们最大限度的个性成长空间。
 
虽然玩的开放,但同时又家教严谨。
 
      “记得小时家里来客,小孩子一定要站在客厅一侧规规矩矩打招呼,待佣人端着糖果盒子一上来,马上安静的依次退出,不可能有在客人面前闹着要糖果的事情发生”,姐妹们回忆说。
 
      许多年后我读到这里,豁然明白如今教育我们所提倡的“爱与自由”,其分寸与边界究竟在哪里?
 
      是既最大限度地给孩子自由探索和个性成长的空间,又懂得在关键点上提纲挈领。
 
      再看他们读书也是一样。
 
      张武龄极为重视子女教育,专请了几位老师在家中授课。但他从不干涉具体教学,只参与编选教材,从《文选》等书中选出一篇篇古文,让专人写了讲义给儿女们去读。
 
 
▲1946年,三连襟与三姐妹于上海合影
前:张元和、顾传玠,后排从左到右:张允和、周有光、沈从文、张兆和
 
- 03 -
教育的关键:开阔的眼界+高雅的志趣
 
      张家儿女兴趣广博,但都热爱读书与昆曲,这与父亲的直接影响不无关系。
 
      人杰地灵的苏州,张武龄每天除了去看昆曲、浏览报纸,稍有空闲,他就带着男仆逛书市,后来熟了,只要进了新书,书店就直接将书成捆地送到张家,以至张家的藏书在苏州是出了名的富有。
 
      正如杨绛说,好的教育不是被动受教、受到管教,而是启发学习的兴趣和自觉,在不知不觉中受教。
 
      在这样的氛围影响下,父亲不强势、不强制,但子女各个出类拔萃。
 
      学昆曲也是一样。
 
      苏州本是昆曲的发源地,张武龄更是常年包下戏园的一整排座位,带着全家老小去看红脸关公和温婉秀丽的杜丽娘。
 
      在父亲的志趣熏陶下,张氏四兰不仅一生结缘昆坛,这优良传统的古老艺术,也潜移默化培养出她们高贵不俗的气质。
 
      有趣的是,马云在近期的一个演讲上也曾说,“如果我们不让孩子去体验世界、去尝试琴棋书画,我可以保证,三十年后孩子们将找不到工作,因为没有办法胜过机器。
 
      开阔的眼界+高雅的志趣,仍是穿越一个世纪以来、永不过时的核心竞争力。
 
 
▲张兆和与丈夫沈从文
 
- 04 -
教育的终极目的:向内寻找幸福
 
      教育的终极目的,在于让孩子拥有幸福的能力。
 
      这在张氏一家也正如此。
 
      张家的四个女儿,在开放式的教育下个性迥异,大姐是典型的大家闺秀、兰心蕙质;二姐古灵精怪、主意最多;三姐穿男装剪短发、英姿飒爽,四妹规规矩矩,却又举手投足极致典雅。
 
      她们虽各个才情横溢、觅得佳婿,但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又各自饱经沧桑、历经磨难。
 
      大姐张元和,本是嫁夫随夫、夫唱妇随,孰料丈夫56岁因病去世,此后元和半个世纪身处异国他乡,80岁还和曲友登台义演;二姐张允和,1952年离开公职,回归家庭,自称“做了四十六年标准的家庭妇女,真正成了一个最平凡的人,也是一个最快乐的人”;
 
      三姐张兆和,和丈夫沈从文可谓劫难重重,但即使是被下放和挑粪种田,骨子里仍是让人动容的坚强与平静;四姐张充和,国学功底深厚、对昆曲有着极高造诣,却以一种“游于艺”的态度,淡泊名利,真正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默默耕耘一生。
 
      张家四姐妹,离世时分别为96岁、93岁、93岁、102岁,不得不说,高寿也是一种了不起的智慧和心态。
 
      四姐妹晚年时,曾共同编撰一本叫《水》的刊物,这是世界上发行最小、办刊人年龄最高、装潢最简素的刊物,也是张家家庭杂志在1930后的复刊。
 
      这本非盈利性的、仅作内部传阅的家庭刊物,四姐妹却极其认真、自得其乐,内有文章、诗词、书法、绘画……
 
      这不禁让我想起他们的父亲张武龄,一生拒不做官,却倾其所有家产的致力于大办学堂和公益教学。当时的人们都说,这父亲太傻了,有钱不知道留着给儿女们花。
 
      如今才明白,张家人的幸福,不过是懂得向内去寻找。
 
      是做让内心充实和有价值的事,而非为名利所累;是不以世俗的眼光,去问究竟值不值。
 
 
▲张元和与丈夫顾传玠
 
- 05 -
教育的传承:家风,最贵的不动产
 
      我喜欢的作家马伯庸,曾在他的古董系小说里写过这样一段话:
 
      一个家族的传承,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。它历经许多人的呵护与打磨,在漫长时光中悄无声息地积淀,慢慢的,这传承也如同古玩一样,会裹着一层幽邃圆熟的包浆,沉静温润,散发着古老的气息。
 
      古董有形,传承无质,它看不见,摸不到,却渗到家族每一个后代的骨血中,成为家族成员之间的精神纽带,甚至成为他们的性格乃至命运的一部分。
 
      这为爸爸虽未给孩子留下万倾家产,但却为孩子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命脉。
 
      一个家庭的家风,才是真正的家庭不动产。
文丨小富女

阳光之美专注于儿童教育培训,以少儿艺术全脑开发教育为重点,致力于打造全国少儿美术教育加盟一线品牌。

 

版权:北京• 阳光之美国际少儿艺术教育   京ICP备05092228号  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16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