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儿思维绘画 儿童立体手工 少儿美学书法 水墨国画 卡通动漫 线描版画 素描水粉 少儿美术色彩童画
家长关注 当前位置:少儿美术首页>>家长关注
 
总有人问: 梵高究竟好在哪?
上传时间:2016-09-18 10:08:44    [ 点击:561 ]

 总有人有疑问:梵高究竟好在哪? 

 

每当去巴黎的奥赛美术馆,最重要的收获就是,梵高总能给人新的震撼。

以前在画册或屏幕上看梵高的画,真的不容易体会出它的好来。而站在原画面前,用眼用心体会画布上百年前定型的颜料,凹凸的笔触、画面的纹理、油彩的质感。让人不由自主地推敲他绘画的过程,那种一触即发的情绪,扑面而来。

其实构图,笔法,用色这些基本要素,对于艺术大师而言,都属于次要的东西而透过画作传达出的精神世界,才是艺术伟大价值的核心所在。

梵高的画正是如此,画里可以强烈感受到传达的情绪思想。他内心的热情、彷徨和挣扎,他对事物的看法,以及他独树一帜的世界观。可以感到他耗尽生命所有热情去体会生活,然后用艺术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仓促的笔触中,可以感觉到那种近乎神经质的疯狂,不能自抑的兴奋和颤抖。好像所有情感就在绘画的瞬间迸发,握住画笔的似乎不是他的手,而是那颗激情澎湃的赤子之心。

如果说“古典主义”着重的是形体和轮廓,强调精确的素描和柔缓微妙的明暗色调,油画如同照片般纯粹写实,如:

那么从“印象派”开始,绘画强调不同光影对色彩的变化,用主观的方式呈现客观的自然。如同照片上加了不同效果的滤镜……如:莫奈的教堂。

而以梵高为代表的“后印象派”,则不满足于只是理性的“模仿事物形象”。

 

而要借助绘画“表达自我感受和主观情感”,呈现“主观化了的客观”,直接将艺术推入了呈现纯然心灵的全新境界。

因此,用心灵作画的梵高,用最直接而质朴的绘画语言感动无数。

1880年,由于生活的抑郁而不得志,27岁的梵高搬去乡下与父母同住。无业、穷困而压抑,在给提奥的信中,他自嘲自己连条狗都不如。

 

绘画他内心唯一的希望和寄托,当时的作品普遍灰暗,颜色单一,《吃土豆的人》就是这一时期的作品。

“我想传达的观点是,借着油灯的光线,吃马铃薯的人用他们同一双在土地上工作的手从盘子里抓起马铃薯 - 他们诚实地自食其力”——梵高

 

在自己被人厌弃之时,梵高居然还有怜悯之心去同情他人。他画着自己无法救赎的人,也救赎着自己。

1886年,梵高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来到巴黎蒙马特,踏上了艺术这条不归路。他开始经常出门去画这个城市,作品中开始出现明媚的颜色。Bridges across the Seine at Asnières, 1886

Fishing in Spring, the Pont de Clichy , 1886

《麦田云雀》正是绘于1887年夏天,云彩清幽的天空下,一只云雀正从麦田奋力展翅,那只属于梵高一人的金色麦田,透视了整个天空,也透视了精神的丰满和心灵的自由。

那种从上至下挥落出的辽阔与自由,以及金黄色所透视出来的纯净美感,令人神晕颠倒。不论是来自于印象派的点彩还是透视法,都被他精神的狂热带动到了更辽阔的境界。


1888年,厌倦了巴黎乏味生活的梵高,来到法国南部城市阿尔勒(Arles),并很快爱上这里。猛烈的阳光和刺目的麦田使他 “疯狂”,创作也随之进入高峰。

这是梵高最重要的风格成形期,作品多是充满阳光的明亮景物画。

《收获的景象》1888

画面笼罩在暖色调中,精确的用色和几何图形似的构图。赋予画面令人难以置信的纵深感,将视线从前景一步步引遥远的天际。

夜间咖啡馆1888

梵高抵达阿尔勒早期一直住在这里,咖啡馆中间的门帘半开半掩,服务员站在灯光下面对着观众,房间中部有张台球桌。

咖啡馆是流浪汉和妓女夜间出没的场所,即使如此,在梵高的笔下,也因为沐浴了情感的光芒,而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灿烂魅力。

 

1888年5月,因为旅馆费用过于高昂,梵高租下拉马丁广场2号建筑一侧“黄房子”。

重新装饰完成之后,他得意地写信给妹妹:“我的房子沐浴在广场灿烂的阳光下,外面漆成鲜黄油般的黄色,搭配着耀眼的绿色百叶窗,花园种了梧桐、夹竹桃和洋槐。房子的上空就是耀眼的蓝天。在这间房子里,我可以生活、呼吸、沉思和作画。”

“黄房子”就是画作中街角的那幢房子,颜色较其他建筑物鲜亮。梵高称之为“光之屋”,并将黄色命名为“爱的最高闪光”,房子前脚步匆匆的就是梵高本人。

“黄房子”不仅是个避难所,而且是个文化意义上的群体画室,“我想让它真正成为‘一间艺术家之屋’”

 

在阿尔勒的时光应该是梵高最开心的时候,他画下自己的房间给好基友高更,邀请他前来同住。

Bedroom in Arles

1888年10月20日,高更搬来与他同住,梵高甚至画下了两人分别坐的椅子。

梵高之椅 & 高更之椅

阿尔勒的时光,梵高的作品色彩更加明亮,也更狂热地去尝试新的表现手法,甚至售出了平生唯一一幅画。

《收获的景象》

写实风格画面笼罩在暖色调中,远景的处理突出了平远的视觉效果,令人神往。也许是向日葵奔放的热情打动着梵高,在这期间他完成了系列《向日葵》,这是梵高在黄房子里面的最后一幅《向日葵》。整幅画仍维持一贯的黄色调,只是较为轻亮,梵高用简练的笔法表现出植物形貌,充满了律动感及生命力。

这幅向日葵中笔触不再短促,而是坚实有力,大胆恣肆,强烈的对比和厚重的色块结合的天衣无缝,绚丽的光泽、饱满的轮廓和婀娜的纹理,描绘的淋漓尽致。


他大胆地使用最强烈的色彩,因为“岁月会让一切变得暗淡”。

然而好景不长,天才总是难以相容的。梵高和高更碰撞结果就是,在1888年圣诞节前夕两人大吵一架,于是发生了著名的割耳事件……

我想,人的情绪如同一碗水,寡情的人水少,怎么晃动也不会洒出,因此平静。而梵高这样的疯子,情绪太丰富,水已经要溢出,稍微一晃就一发不可收拾。和高更的争吵一定让他伤透了心,于是他想换一个方法转移痛苦,然后……对,他就把耳朵割了。。。

这幅《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》1888.2,绘于割耳后一个月。作为内心探索的佐证和性格特征的反照,毫不掩饰的描绘揭示出,梵高性格中令人意外却又最为动人的一面。此刻的他,应该已经找回内心的平静。

 

1888年,梵高为了纪念他去世的表兄莫夫绘制了《盛开的桃花》。

“他的逝世对我是一个可怕的打击。但不要以为死者是死了,只要有人活着,死者就会活。我就是这样认识问题的。”

“我把画架摆在果园里,在室外光下作画——淡紫色耕地、芦苇篱笆、玫瑰色桃树,衬着明快的蓝白色天空。这大概是我画的最好的一幅风景画。”

“我不知道人们会对这幅画说什么,但无关紧要。我以为一切纪念莫夫的东西,一定要既亲切又愉快,不可以带着丝毫悲哀的调子。

这段时间的梵高,经常在晚上光顾附近的通宵咖啡馆。煤气灯照耀下的橘黄色的天蓬,与深蓝色的星空形成逆向的对比,朦胧的透着希望与幻想交织的复杂心态。

 

《夜晚露天咖啡座》 1888

“对我而言,夜晚比白天更有活力,更有丰富的色彩。看天上闪烁的星星,地面明亮的灯光,很美也很安详”——梵高

 

然而鳞片状排布的地面,又些微显露出繁杂不安、彷徨和紧张,梵高也将这夜的瞬间转化为长久以来的信念。

 

《罗纳河上的星夜 》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,1889

天空星光与岸边灯光的倒影呼应,人间和天堂的边界消弭不见。阿尔勒缩减为细长的一条,几乎无法隔开蓝色包裹的水面和星空。

这画布定格的的景象令人心醉神迷,是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官陶醉。正如梵高自己所言“我希望自己可以捕捉内心的丰富与完全”,他做到了。

 

正如《星夜》中如焰火般闪亮的星星那样,梵高对绘画有着火焰般的热情,忍饥挨饿对着他目之所及的单调景物,反复练习和尝试新的画法,一生中画了35幅自画像。

11幅向日葵。

若干幅麦田

梵高人生的最后的两年,是在病魔的折磨下度过的。活动范围很有限,就画目之所及的景物,有什么画什么。

绘画燃起他对未来的希望,他想快点好起来,将来可以画更有诗意的题材。

然而这样的期待始终没有实现,1889年6月因为癫痫发作,梵高被送去圣雷米疗养院,陷入对精神病的恐惧和对前途的迷茫中。

 

《鸢尾花》就是这一时期的作品,属于梵高的忧郁蓝色伴着生命而来,浅如海蓝,深似墨团。

凝结了无数愁楚的鸢尾花与野菊泥土呼应,躁动的情绪对话忧郁的述说。白色鸢尾花特立独行的孤傲身影,彷徨、躁动而忧郁,但前方没有路。

 

这便是1889年5月间的梵高,他将心魂留在了画上。

令人惊叹的是,在这样的情形下,梵高并没有颓废自弃。而是画出了更令人震撼的作品,旋转的线条,粗犷的笔触,充满了强烈的情绪和视觉冲击力,让人感到复杂强烈的感情和表达的冲动。

《星月夜》the starry night, 1889,大概是梵高内心最纯净的颜色。

阴郁的蓝色结合粗矿的笔触,如同黑色火舌般的丝柏直上云端,充满了炙热和躁动,又如同黑夜中燃放的焰火般炫丽,天空的纹理如同涡状星系,而月亮则犹如昏黄的月蚀。

底部的村落宁静平和,与上部粗犷弯曲的线条产生强烈的对比。

夸张的扭曲变形以及强烈的视觉对比,展现了躁动的情感和迷幻的意象世界,此时的代表之作:《星空下的丝柏路》Road with Cypress and Star 1890,延续着漩涡纹及火焰般向上燃烧的线条。

梵高自创的短碎笔法在此展露无遗,高而笔直的黑色丝柏犹如火焰般升腾,星星在青色天空中呈现玫瑰色的柔和光辉。

《杏花》Almond tree blossom,是梵高在人生的最后一年1890年创作的。他把这幅画作为礼物,送给弟弟西奥刚出生的儿子。

杏枝上白色的花瓣尤如珍珠般闪亮,蓝色的天空衬出枝干清丽的轮廓,留下绿松色的阴影。

作为最早开放的植物之一,梵高用杏树的花枝象征生命的怒放。就是这样一个对生命如此眷恋热爱的人,同年晚些时候画下了这幅《麦田群鸦》Wheat Field With Crows。没多久,他就在这片麦田里开枪自杀了。

画面特有的金黄色却充满不安和阴郁,乌云密布的天空死死压住金黄色的麦田,沉重的透不过气来,空气似乎也凝固了。

一群凌乱低飞的乌鸦,波动起伏的地平线和狂暴跳动的激荡笔触,充满了压迫、反抗和不安。

真实的画作极度骚动,我能感受到梵高狠狠地把油彩挤在画布上。用力几笔揉进翻滚的乌云,黑线勾勒的乌鸦奋力挣扎,画笔饱蘸着高纯度的油彩短促地排线。

极度挣扎的内心世界,孤独与压抑犹如被乌鸦压住的麦田。而金色麦田的勃勃的生机,亦如梵高内心升腾不觉的欲望之火。

悲剧的情感在画面肆意宣泄,大量短线条如同躁乱而激烈的内心,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因为过于激动身体僵硬而微微颤。

一直觉着,一件艺术作品的价值,要结合艺术家创作时的背景和心境,一个艺术家的成就,要看他对后人的启发。

“开启不同于前人的艺术,启发后人的艺术”。这就是梵高作品的伟大之处,但更多的伟大,来自梵高的作品能打动人。无论他的生活如何不堪和落魄,他的作品永远是明亮的,美好的,纯真的,积极的。

不是因为梵高他伟大,你才要去感受他,而是因为你相隔百年的时空,感受到了他传递过来的美,梵高才伟大。

我爱梵高,因为,他让我见到了他眼中绚烂的世界。

最后,献上一段“知乎”上的评论。很有意思:“我喜欢梵高,不是因为感动他苦逼,相反,我觉得他是个把自己活得尽兴了的人,一个穷光蛋,管你们觉得他没天分,反正他想干的事他都干了,如果艺术是兴奋剂,这家伙就是HIGH了一辈子HIGH死的,他的作品中有一种狠劲,是多少人画里没有的,那就是周云蓬说的“直见性命”,就凭这就打动人,管你服不服气。”

阳光之美专注于儿童教育培训,以少儿艺术全脑开发教育为重点,致力于打造全国少儿美术教育加盟一线品牌。

 

版权:北京• 阳光之美国际少儿艺术教育   京ICP备05092228号  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1606